上峰上品,春雨春茶:黄皮尖@绿茶/红茶/农家手工茶

2020-04-30 21:30:25

上峰上品,春雨春茶:黄皮尖@绿茶/红茶/农家手工茶(转载茭湖在线江文远)

    上峰地形是一个“口袋子”,不受外界任何污染,从事有机产业20年来,土地得到了“有机”转换,是个做茶的好地方。

我的家乡上峰,一个赣西北小山村,它称不上繁荣、富饶,然而上峰更像一位得道的僧人,静心于黄皮、谢山之间安居,不闻尘世的喧嚣。群山之间飘渺的云雾突显了它的“空”,而正是因为它的“空”才孕育了它的“灵”:清淡高雅,与世无争。而集这空灵于一身的便是家乡的茶了。

  茶,千百年来在我国经久不衰,早春的茶叶,搁一撮于杯中。随着水流的注入,柔嫩的茶叶上下翻滚,接着静静地沉在杯底,不断吐着数不清的气泡。

吸天地之精华,兼雨露之滋补,汤色清纯,绿中透黄,入口微苦。一杯春茗入肚,便觉神清气爽,眼明心静,甘甜之气回荡于口中。

  我想:人原本就是空灵的,但正因为空灵,才容易让我在花花世界中得以与世无争,得以保持着家乡人特有的灵气。

       一个人,

       一杯茶,

       一本古帖,

       一窗晚雨,

       一盏心灯,

       茶香晕染了墨色,墨色如水,渐渐注满世界——这把偌大的茶杯,浅茶一杯,半个人生。

书桌前凌乱地放着古帖,文房四宝,喜欢在笔墨间游走,更喜欢茶清淡的味道,闲暇时,为自己沏上一杯清茶,伴着袅袅的馨香,静静地凝望,茶水轻灵碧透,茶叶悠然婉转,舔抿,一款说不出的宁静和舒畅由心底泛起。

茶如此,人生种种,何尝不是。畅游风尘仆仆的旅途,慢慢走,走在生命的轨道上,浮躁的心情在茶香里缓缓淡去,在书香中慢慢平静。

       氤氲的茶气扰乱了我的心情,卷用的茶叶在流浪的水中舒展,向杯底快速坠落,轻轻呷一口,齿颊留香。

 追寻上峰茶叶的踪迹,那要回到2015年。在一次调研中,村“两委”发现,上峰村居民种茶的积极性很高,全村竟然有600多亩传统高山茶园,但由于品种退化、技术落后、销路有限,1公斤地方茶才卖50多元,利润一直上不去。

  村“两委”为谋发展,寻出路,多方找寻路子,决定在茶叶发展上找办法,茶树抚育简单,茶叶容易保存,上峰村作为山区,非常适宜搞茶叶种植。村党支部书记蓝平红同志带头到浙江富阳、江西修水考察茶叶种植,发现上峰村从海拔、气候、土质等方面都不比富阳、修水逊色。当年就投入30万元种植了100多亩“43号”龙井茶,并计划3年内使茶种植规模达到1000亩以上,预计3年后可以出产茶叶,5年后盛产,同时对加工方式进行升级,购置3台全自动茶叶加工机械。据估算,一亩可产出新茶近15公斤左右,纯利润可达6000元以上,是以前地方茶的10多倍。

 上峰村落实“一村一品”产业要求,将有机茶叶列为了扶贫产业,在挂点帮扶单位的支持下和上峰村居民的共同努力下,新建了1000亩的茶叶基地,该项目得到了万载县扶贫指挥部的肯定,也得到了上级单位和领导的一致好评。从2015年开始,上峰村产业扶贫茶叶种植项目稳步推进,贫困户通过到茶叶基地务工、茶叶种植、出租土地、参与分红等形式获得了收益,这一产业扶贫经验,吸引了中央、省、市、县各级媒体争先报道。

 2019年,投资120余万元的上峰茶厂开始加工生产。

在上峰的做茶之道上,非常讲究“上峰”口味,每一道工序都在不断争取突破。

       功夫不负有心人,具有独特风格的“初叶茗”横空出世……

《金陵琐事》说:“凡茶叶肥厚的,味道很甜但不香;茶叶瘦小的显苦涩,而苦的则香。”《茶经》也说:“啜苦咽甘,茶也。”我忽然想起,喝甜茶后饮白水水发涩,喝苦茶后饮白水水发甜;喝过甜的再喝苦的会觉特别苦,尝过苦的再尝甜的会感特别甜。

      苦是茶的真味,也是生命的真味,好茶总是先涩后香,人生总是甘苦交叠,关键要一一尝过、细细品味、时时咀嚼、慢慢感悟。有时最苦涩时正是芳香将至,最甘甜时却有苦涩暗藏……

       黄皮尖绿茶/红茶/农家手工茶就是这个味!

       吸收了天地甘霖的茶苗正在茁壮成长,丰收的喜悦就在眼前。

       我们期待这一洌甘甜能够浸润您的心田。